吉安市新闻 | 吉安概况 | 吉安规划 | 县志 | 江西新闻 | 国内新闻 | 旅游风俗 | 特产美食 | 亲子健康 | 房产情感 | 数码科技 | 网络互联

寂寞难耐Ⅱ(烦恼青春)

热度65票  浏览1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进入吉安论坛 时间:2011年4月19日 00:49

  作者:伊宁诺维奇

  本文简介

  红衣男孩从楼顶跗冲下来,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伤心地哭泣者,任小辫子女孩都没用……

  ************************************************************************

  叮叮叮……铃声响起,厉泽浚飞快跑进教室,已经上课,看着老师恶狠狠的表情,走进教室那几步仿佛比十万八千里还要漫长……

  青春是令人烦躁的,你会深刻体会到自己和长辈的代沟。青春也是美好的,就像初升的太阳,红颜而栩栩如生。

  古人云:“少壮不努力,老大途伤悲。”希望朋友们,Q友们珍惜自己的青春…

  天上万里无云,阳光直射,街上人群稀少,这个城市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地图上也没有在意,它并不大,但是却挨着香港海域。在这个城市会让人感觉空气清新,或许这就是沿海地区海洋性气候与内陆省份的差别。不仅如此,这里不吃辣,它主要以海鲜食品为主。这里是广东惠州。

  2004年1月21日,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虽然是冬季,不过惠州却仍然温暖,从飞机场回来,阿昌开着车子哼着歌,车上另外还坐着三个人,一个40多岁的妇女和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他们在车上有说有笑,阿昌抽了口烟,把车停在了家门口,然后喊了一声示意三个客人下车,他帮着他们提旅行箱,然后给他们都安排了房间。

  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阿唱的老婆阿韩做好了饭菜做好后,阿昌便叫大家吃饭,他来到房间门口说“开饭了,阿姐,快出来吧!”房间里面女人应和道:“好的,这就出来,”这时她转身看看床上沉睡的自己的孩子说:“起来了,孩子,表舅他们做好饭菜了,”睁开朦胧的双眼,男孩从床上爬起来,男孩穿者件红色外衣,14岁,听见母亲喊他后便跟着母亲紫寒一块来到客厅吃饭,同时还有阿昌的子女,和红衣男孩一道来的女孩,女孩扎了颗辫子,还有外婆,晚饭后,大家来到惠州的滨江公园,由于是冬季,这里也热不了哪里去,坐在西湖边红衣男孩渐渐发着呆陷入深深的沉思……

  ************************************************************************

  2002年的9月,贵州刮着阵阵冷风,天气预报上说寒流就要袭击中国华南地区了,请大家多穿衣。今天,贵阳四中挤满了家长和孩子,因为这是学校接待新生的日子,厉泽浚和陈紫寒一起去现教室,教室就在二楼,泽浚进班里便坐下了,而母亲在外面等着,刚到一个新环境,对于泽浚来说很难受,他看到周围陌生的同学老师很害怕,更加内向,一个人沉默地坐在自己位置上,还流着冷寒,这时老师喊了一声:厉泽浚,在吗?”他一下子从沉默发呆中惊了起来,心差没点跳出来,“在”,“你,去擦窗子,黑板”,由于自己在家里做事做的不多所以厉泽浚做起事情来手忙脚乱,东一榔头,西一棒,这个老师就是他们的班主任,她看了很生气,于是用严厉凶狠的语气教训了泽浚,泽浚眼睛红红的,想哭又止住了,“城里的孩子就是娇气,说都不能说,做事也做不好,娇生惯养。没出息,要学好习,首先就要给我从小事做起,看你们多没用,”她在一旁指责道,班里被吩咐做事的同学都规矩的按照指示打扫教室,知道了班主任的脾气后大家都不敢有半点马虎,生怕被骂,泽浚紧张的要死,经过3小时的折磨后总算结束了,她最后道:“明天开学典礼不要迟到啊,第一天上课谁要是迟到我对谁不客气。”回到家后泽浚才放松下心情,这是他遇到过最严厉的班主任。其实紫寒很珍惜孩子有能够读到贵阳四中的机会,因为当时厉泽浚没能读进更好的中学十九中,后来一直她都急着给孩子找学校,最终还算幸运,因为泽浚表哥陈展鹏的母亲,也就是泽浚大舅妈正好是贵阳四中的一名数学老师,在她的帮助下,泽浚读到了这里,这个学校的教学楼很好看,红白相间,全是崭新的,让人看了都是种享受,的确好的环境有益于孩子们学习。据说泽浚他们的班主任在这个中学还是小有名气,教外语很不错,名叫张秀珍,正好她来接这个班。她的儿子和泽浚他们一样大,也在这个班,这届有三个班,泽浚的班级是初一(3)班。

  早晨,火红的太阳刚从东边升起,这时闹钟好像哭泣的孩子大声嚷嚷,泽浚被闹钟惊醒,“小锐,起床了”,紫寒也在外面喊着,并且给他做好了早餐,一切做完后,他穿上新校服,乘车赶到学校。

  这是开学第一天,伴着国歌同学们整整齐齐的按照指定队形挺拔的站立在旗杆下,这天早晨的阳光如此毒辣,有的同学还因此晕倒。经过半小时多的折磨,仪式总算结束了,大家像蜂群一样纷拥而至,到达教学楼,最后回到自己班级。“今天,大家都表现不错,但就是胡景琦和安峰表现很差,你们有什么话讲不完吗?以后再给我屁话多,我就把你们揪出来罚站,让全校人看看你们俩,”胡景琦就是张秀珍的儿子,但是很调皮,还有安峰,不过他很聪明,虽然很顽皮,但是是那种有小聪明的孩子,他是这个学校另一个老师的孩子,听见张老师点出他们来,他们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唠叨半天后,课总算开始了,张秀真以一句“Nicetomeetyou”开头,“Nicetomeetyou,too”,大家齐声回应了她,今天是大家进入中学以来第一堂外语课,大家都很兴奋,也听得很认真,虽然张老师很严格,但是教外语很棒,泽浚本来就很爱好英语,虽然小学没学,但是在升学前他补习过英语,后来提高很大,从此也对英语产生了浓厚兴趣。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黑板,在教完26个字母后,张老师问了个问题,infrontof和inthefrontof有什么区别,大家顿时陷入沉思中,泽浚感觉好像自己已有了答案,“厉泽浚,在吗?”,泽浚一惊有些颤抖地站了起来,“请你回答一下”,“前者表示在某物前面,后者表示在某物前部,”完毕后他便坐下,张老师表扬了他一番,这时泽浚内心在这科上信心更强了。早上的时间过得很快就要到放学回家的时候了,泽浚放学还要拿着单词本,同学们都说他很刻苦,他腼腆一笑独自走出学校大门,其实他早就感觉到自己现在更难适应了,也更加自闭,但是他仍然无奈,继续着自己的寂寞人生。

  进入了初中这个阶段泽浚已经渐渐心里感到不适,害怕还有孤独,无助,有那么一会,大家都下去玩,就泽浚一个人坐在教室,自己与其说是另类不如说是个怪人,这时正好被班主任张秀珍抓个正着,他这下是左右不是,又不想下去,因为自己不喜欢和同学们在一起,但是看到张老师,又不知怎么办,“你是怎么回事啊”,用她那可怕的如同魔鬼闪光的眼睛盯着他,泽浚流着冷汗,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怎么那么不合群啊,你就那么喜欢一个人?快下去,听到没。”,说完她便离开,泽浚还是愣愣坐在那,像个被狮子吓坏的小鹿,这时几个同学也回到教室,他感到很委屈,那几个女同学也问他:“你怎么不下去啊”,有一个还用诧异的眼神看他,泽浚的内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回家他沉默地把自己关在卧室,想了很久,一直流着委屈的泪水……

  ************************************************************************

  起身后,红衣男孩看了看后面,辫子女孩过来了,他们坐在一起,然后那位漂亮女人用相机给两个孩子找来几张相片,阿昌的儿子阿龙和阿俊不耐烦了,想回去,他们不喜欢和大家在一起,觉得有代沟,还有就是没有共同语言,阿昌的两个儿子都走了,红衣男孩微笑了下说:“呵呵,等相片出来我们要好好欣赏一下,女孩也很开心。

  这时,红衣男孩看到在冰江公园不远处有游乐场,他跑得很快,女孩喊着你去哪里啊,红衣男孩飞一样跑到游乐场,摸出十元钱便上了太空船,惊险刺激,来回720度大旋转,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地地道道的广东仔,红衣男孩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似乎猜出粤语表达的是什么,他猜测他可能是问他怕不,他勉强的摇了下头,敷衍应付,太空船就这样不停的猛烈地转……

  ************************************************************************

  树叶一片片地从枯黄的法国梧桐上落下,昭示着深秋的到来。转眼,已经上了两个月的课了,对于泽浚来说,他印象最好的是教语文的任英老师,虽然泽浚不爱好语文,但是所有老师中只有任老师最平易近人,紫寒为了孩子的语文能有所进步,经常和她联系,再加上他的舅妈又在这里工作,关系更近了。

  一天早上,泽浚一踏进校门便看到大舅妈,于是他就躲了起来,其实她早就发现他了,回去她告诉了紫寒,紫寒批评了泽浚,虽然大舅妈一直都对他很好,而且不是因为她,现在泽军可能都不能读书,但是从小就了解她是个很厉害的人的泽浚怎么都有心理障碍,他很伤心。

  2002年的冬天非常寒冷,外面下着中雪,考完了学期考试的泽浚在大舅妈那提前得知成绩,其他科目马马虎虎,只有自己喜欢的英语得了满分,他很开心,但是张秀珍说人不能太单一要全面才行,就这样整个寒假他都没有得到好好休息,都用来补数学了。

  初一第二学期开始就是繁忙的,一去学校报道就要军训,这是泽浚人生中第一次军训,他很害怕,他不知道离开家自己该怎么办,紫寒买了军训要用盆给他并和他说再见了,张秀珍又看不惯他了,“真是个依赖性强的孩子,娇生惯养,快去军营磨练下吧,泽浚眼睛红红的,看着紫寒渐渐消失次人群中,突然内心产生一种极度绝望的感觉,“车来了,大家上车,”张秀珍喊了声便和学生们一起上车了,看到街上的风景,泽浚眼睛湿润了,他是多么不想去军训,多么不想和同学在一起,他多么不想集体生活,他很胆怯军营,教官。这时车子经过自己以前常去过的地方,勾起了小学时代,童年的美好回忆,想到这些,他恨不得自己是个小虫子,从车里飞出去,车上同学们很吵闹,像有八辈子话说不完似的,只有泽浚一个人最安静,他的内心已经害怕到极点,仿佛黑洞正将他慢慢吞噬,车子已经开到了清镇军营,车里的两个教官和张秀珍一块下来车,同学们随后,下了车一开始就是站队,看到接自己班的教官是那么的凶狠,泽浚倒吸一口气,这和恐怖训练营没有什么区别,经过魔鬼般的站队后,他们被分配了宿舍,泽浚虽然是个男孩,内心却是女孩,他一直不想和男生近距离接触,他讨厌自己成为他们之中一员,甚至讨厌自己为什么生来是男的,他心里不知想了无数次下辈子一定做女生。

  男生们分好寝室了,泽浚总觉得和一大群男生在一起很不舒服,最后还是勉强进去了,那些男生疯打得很厉害,泽浚一句话也不说坐在自己床上,一个人沉思着,心里很害怕,本来就害怕那么人的环境,现在太惨了,里面吵闹,外面又有教官守着,他简直觉得自己快走投无路了……

  ************************************************************************

  ************************************************************************

  “我上去了啊,呵呵,”辫子笑道,其实她内心是很虚的,当他看到火箭720度转的时候,自己已经害怕得直哆嗦,毕竟是女生,不过她觉得很难有机会感受下,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便去卖票了,“我也想坐,我们一起吧,”这时又来了一个女孩,她黑黑的,笑起来蛮可爱的,他叫阿菲,是阿昌的养女,“好吧,一起”,辫子女孩答应了,于是她们上了火箭船,在船都好的一刹那,她们尖叫了起来,辫子女孩更是躲在了底下,红衣男孩觉得好笑,身边戴墨镜的漂亮女人也笑了……

  ************************************************************************

  吁,吁…哨声响了,男生们像遇到恶魔一样立刻跑出各自寝室集合,在这紧张的时刻,泽浚没洗脸便冲了出去,接着,晨练便开始了,跑了很久,泽浚早以累得喘不过起,这时教官发现了怠慢的他,毫不客气的用脚踹了他,泽浚一下感到很是委屈,心里就这样无助的泪水,还被教官臭骂一顿,泽浚实在受不了这种打击了。

  可是还是得面对,因为他无法选择,必须要去锐忍受一星期的折磨,在那里,他已经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泪水涌出,但又止住……

  “哇,哇,婴儿大声哭着,紫寒一下愣住了,他分明就在自己手中,这是谁的孩子,难道是自己的?正在犹豫的时候她好像从空中一下子坠落,从床上猛然坐起她才知道这只是个梦,她擦了下汗便起床,准备上班,心里总惦记着孩子在军营过得怎样,她梳洗了下就出了门,次到机电公司门口,她感到异常地冷清,烦恼地她便走进办公楼。下午她去爸妈家吃饭,发现侄女来了,好久没见都感到有些陌生,陈盈喊了她一声,从小就父母就不管的她现在很早熟,早在六年级她就迎来了自己的初恋,现在已经是个油条了,一般人们只听说过色狼,可她确实少见的色女,他又有新男友了,紫寒看着她有种厌恶感,虽然才只有14岁,但是心点好像比实际年龄大,她是想给她面子,其实她早觉得她就是个小老太婆,也许,过早成熟就是那么讨人厌,很明显,这就是早恋。

  3月底的风是很和煦的,穿着一身粉衣花裙子的陈盈放学后在路上漫步,学校离家很远,在甘荫塘,她无忧无虑的在风中走着,就在这时,身后响起又一个脚步声,走着走着,越来越清晰,突然她感觉自己背后一紧,一双手搂住了她,转身一看是一个帅气的男生,“讨厌,原来是你啊,言彪,吓我一跳,”她很不开心道,言彪坏笑的说:“怎么了,老婆,我一直在你身后了”,“谁是你老婆啊,不认识你,哪里跑出的小子,”话音未落,言彪便拉起陈盈的手一把她搂进怀里,陈盈用手打了他几下,然后露出幸福的笑容,“臭小子,下次再这样,我就杀了你,”,在说话的过程中,言彪已经把他背在背上,陈盈脸都红了,“你疯了吗?这里可是大街,你不要脸,我还要了,”不过他始终都没把她放下,陈盈也就算了,心想反正让大家看看自己多幸福也不错啊,俩人就像明星一样面对街上的人毫无隐晦之心。陈盈的内心就像汹汹烈火般激动,仿佛睡在王子背上的白雪公主…

  清晨火红的太阳渐渐从东边升起,哨声激烈地吹响了,一夜没睡好的泽浚惊恐地从床上爬起来后飞奔去漱洗,就快到周末了,但是还有两天,想着这些,他有些希望,不过还是有点失望,他很希望时间过得快些。排好队后,教官领着他们一起去操场训练,在烈日下,同学们倍感受罪,这时教官叫他们做伸蹲,不知怎么的,教官又用手凶狠地打了一些同学,走到泽浚的身旁,他毫不客气的使劲打了泽浚两下,当时他心里很委屈,“都想偷懒是吧?再有一个动作不规范,今天就别想休息。”教官厉声道。

  这个魔鬼的军训的一周泽浚吃了很多苦头,本来就孤独的他还要面对教官对他的压力。不过还好自己总还是硬撑着把最后两天熬过,最后一天教官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不再严格了,毕竟一周的军训就要画上句号了,在上车的那一刻,同学们都还恋恋不舍了,不情愿的和教官道别…

  坐在车上泽浚心想就要回家了,心里顿时放松了很多,这时班上一个女同学转过身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呀,你看大家都聊得多愉快难道你不想加入吗?”,泽浚腼腆地用沉默默认了自己却是不想加入他们的谈话,他仍然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生活。

  车窗外的自然景象映入眼帘,连绵起伏的山和整齐的树木以很快的速度向后退……

  2003年9月,凤阵阵地刮着,街上的人都能感到自己内心有一丝寒意。这天张秀珍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教室,“经历了暑假,我看你们都玩疯了不省人事了吧,现在该收心了啊,”说完一关于些新学期的事后,同学们背着新书离开了,走出学校大门,一个的老人向泽浚挥了下手,原来是奶奶,的确,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奶奶很想念泽浚,就这样她把孙子送到车站便和孙子道别了。

  人老了就是孤独,生那么多孩子又有什么用呢,老人在路上边走边想,自己生这四个孩子有什么用处,都没有愿意陪她的,自从那次太平路和儿媳吵翻后不就她为了攒钱就把那个房子出租了,虽然现在住在大儿子厉志国家,但很明显,他对自己的母亲已经厌倦了,更让老人担心的还有他的妻子,长期都要看她的脸色过日子,一个老人怎么受得了,他的妻子又是女强人,老公也都只有听她的份,他们的女儿厉芳也对奶奶住在他们家有意见,不过不就她就要考大学了,不会在家呆长了。老人慢慢地迈着前进的步伐,又想到了自己最小的儿子厉伟,现在他有固定的工作了,老人也就放心了。

  一天下午泽浚早早地放学了,回到家就看到父亲厉伟,由于他总是对自己很严厉,巴不得孩子24小时都在学习,泽浚挺反感他。

  初二的生活很平淡,最让泽浚难忘的是中秋节的那天夜里,大舅开着车把全家人来到青岩,大家找到一家饭馆,品尝着哪里的美味,那天几乎所有家人都到齐全了,外公外婆,陈展鹏还有一身打扮美丽的陈盈,圆圆的月亮挂在天边,是那么的恬静美丽,不过过去的已经成为历史,从回忆中走出的泽浚现在要面临期末考试了,眼看就要到来,泽浚最有把握就是英语,初一两个学期都考满分,他虽然英语的难度加大了点,不过自己仍然希望自己拿满分,不过还有几天的时间准备,他也没那么着急,其他科目他也进行了补课,他胸有成竹的等待考试的来临…

  ************************************************************************

  这天是2月5日,都说二月春风似剪刀,尽管今年夹杂着少有的低温,不过在惠州,根本就感受不到。早茶馆里挤满了人,广东素有吃早晚茶的习惯,都起得很早,“别客气啊,想吃什么就拿!”阿昌对这从外地来的两个孩子说道,每天吃早茶红衣男孩早以感觉腻了,早餐后,他们大家集体分开了,辫子女孩要求他和她一起逛街,广东是个很大很拥挤的城市,渐渐两人被人群吞噬。

  逛完街后两人来到了滨江公园西湖畔,岸边坐落着铜制的十二生肖,坐在马背上,红衣男孩拿着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这时辫子女孩跑过来,红衣男孩身手很快将一本粉色花笔记本揣进衣兜里,“在干什么啊,这么惊慌,偷偷摸摸的”,辫子女孩好奇道,“没什么啊,我在观赏风景,”铜马上的红衣男孩很快应道,女孩也懒得去想了,“那边真美啊,看,有彩虹,”说着她便跑了过去,红衣男孩又陷入思考中……

  ************************************************************************

  “呵呵,老公,今天去逛街怎样?”陈盈用手机对电话那边的言彪撒娇道。沉默片刻,电话传来一阵气息声,然后勉强应答道:“我好困啊,怎么精神那么好啊,宝贝别闹了,让老公再睡会儿”,“你现在已经穿好衣服,在楼下了,你快来吧,快!”“我好累,昨天陪兄弟们打牌喝酒,凌晨3点才睡了!“是不是,还陪女人啊,要这样就马上分手,混蛋”,“别啊,宝贝,我没有啊,我不睡了,我马上过来。”站在楼下的陈盈打扮得光彩照人,像个天使,也许缺少免疫力的男人都会被陶醉其中。阳光渐渐明亮起来,一个带着棒球帽,一身奈克T恤的帅哥进入视线,正是言彪……

  周日这天下着倾盆大雨,一对情人在房间里亲热打闹,女人捏住男人的鼻子,“哎呀,要窒息了”,女人没有做声,只是满足的笑了起来,“尹恩,吃饭了!”“好的,妈,这就来”,接着小两口牵着手走到客厅,今天家里很热闹,每个周日都这样,到了桌旁后看着自己表弟关心道:“你看你哦,瘦得和跟猴子似的,多吃点。”说话时还不时用手捏了下他的脸,他笑了下,依然坐在沙发上,饭菜都做好了,尹恩和男友辛伯旭上桌,"小锐。,快来吃饭啊,"尹恩喊了下,今天来了很多人,泽浚的伯伯伯妈,奶奶,还有厉芳,紫寒,厉伟。很热闹,大家一起在桌上吃饭,看着辛伯旭,泽浚知道他将成为自己的姐夫,但是他并不喜欢这样喊。也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那样心里很别扭,晚餐后,他们又开始打麻将了,泽浚感到很无聊便下楼走着,想到明天又是星期一,他内心总是控制不住紧张,不想见到老师和同学已经升初二了,课程更紧更难了,他最怕物理,对他来说每节物理课都是场恶梦,教泽浚他们班物理的正是他的同班同学安峰的父亲安灏民,泽浚觉得压力很大总是学不好,因此自己陷入了困难,虽然泽浚很自闭,但是和班上一个女孩关系不错,她虽然一只眼睛有问题,但人很好,两个人很聊得来,这个女孩叫做陈丽,性格很好,对事物都抱有积极态度。不过对于泽浚来说能有个说话的已经很不错了……

  ************************************************************************

  大年三十,整个惠州,鞭炮不断,还有很多孩子放小炮,听到激烈的炮声,红衣男孩坐不住了拿起刮炮便跑上楼顶放了起来,不料被阿昌的小儿子阿俊看到,他吼了他红衣男孩一下,他委屈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不喜欢被男孩子骂。

  红衣男孩从楼顶跗冲下来,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伤心地哭泣者,任小辫子女孩都没用,他就这样伤心了一夜。屋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暗淡,只有桌上那本粉红花笔记本的色彩格外艳丽,仿佛再告诉人们其中的奥秘……

  ************************************************************************

  "小锐,出来玩吧,我和我的几个同学决定去南郊公园,你也一起吧。"听到陈盈在电话里的声音,泽浚很犹豫,还没开口,电话那边又多了句话,"别总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外面那么美,她们都是我的同学,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考虑了下,泽浚最终还是默认了。车开道了甘阴塘站,一下车,陈盈便向他招手,他走了过去,经过陈盈一番介绍后,大家都互相了解了下,可是泽浚并不想和她们两个说什么。为了不花钱,四人沿着通往公园的后山小路上走,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只有泽浚不想参与,只听见陈盈和她们聊得起劲,陈盈用一种不屑的眼光对旁边那个女生扫了下说:"呵呵,我桃花运真旺,现在还在热恋中了,你们别总是孤伶伶的,找一个把,"旁边那女生说:"现在我还不想考虑这些了,以后时间还多了,我要把精力投入到学习上","不过你的学习也很差也,呵呵还是根姐姐学学吧,孩子,学习爱情两不误,哈哈陈盈开着玩笑道,之后两个女生追打起来,欢快的声音覆盖了郊外的寂静,那女孩一边疯一边争辩着:"你还教我,讨厌,你成绩班上倒数了。"另一个女孩这时受不了这样的吵闹,"你们有完没完啊,安静!"大家又恢复平静,眼看前面就是火车洞口了,但是这是必经之路,四人鼓起勇气慢慢牵着手走进去,那两个女生先进去了,泽浚和姐姐拉着手走在后面,陈盈很害怕,泽浚也是,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被黑暗笼罩的恐惧。前面两个女孩为了壮胆唱起了SHE的歌曲,歌声回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陈盈也嚷着自己很害怕摔跤,还说自己有夜盲症,经过一番折腾,总算出洞了,他们继续沿着铁路走,就这样来到了公园后门……

  哗啦啦的流水在他们脚下流过,他们把鞋子脱下便赤脚踩在河水中,一旁的泽浚还是沉默寡言,没和她们说话,只是呆呆地和她们坐在一起,旁边那个女生禁不住问陈盈,"你表弟那么内向么?""是啊,拿他没办法啊,"陈盈口无遮拦回答道。

  泽浚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上的变化,但是他的内心却是难以平静,他不想和她们接触,但当自己被讨论时,他却感到异常难受。他望着蓝蓝的天空,天是那么的爽朗,万里无云,可自己的内心却早已火山喷发,被黑暗笼罩,他仿佛能预感到今后的悲哀,自闭的心理阴影仿佛将他慢慢吞噬自闭的心理阴影仿佛将他慢慢吞噬……

  初二的每一天都是漫长的,不过繁忙学习让学生们感到时间飞快,一年是那么的短暂,简直是白驹过隙,一个学期就这样过去,转眼间就要升初三,这意味着泽浚已是毕业班的学生了。贵阳七中决定和四中合并,这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由此,四中师生们都将成为重点中学的一员。2005年9月,这天四中的学生纷纷来到贵阳七中,学校其实还没有四种校舍好,不过名声好是最重要的,和七中的学生一起参加了开学典礼后大家纷纷进了自己班的教室,泽浚的班级和以前四中另一个班合并成为初三20班,七中班级是很繁多的,不过这对于内向的泽浚来说并没什么,毕竟他长时间都在教室里,换个学校也没多大变化,倒是其他同学很兴奋。

  秋风划过,片片黄叶纷纷落下,一只小鸟飞到树上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泽浚将视线转到教室,这时陈丽走过来,“这道英语题怎么做,你看下好么?”陈丽问道,那时泽浚在班上英语是很好的,结果题目,他想了下边轻松说出答案。班上吵吵闹闹,泽浚很讨厌这样,最讨厌的还是胡锦奇,真是不配做班主任的儿子真是,尽让自己母亲难堪,现在由于两个班合并,人更多了,陌生面孔也多……

  滴滴滴,闹钟响了,习惯了这一切的泽浚感到很厌烦,这样的生活固定不变,把头包在被子里,他接着又睡了,醒过来后自己感到不对劲,一看闹钟竟然超时了,赶到学很可能迟到,穿上衣服洗漱后飞奔似的冲出家门,泽浚连早餐都没吃,跑到校门外,叮叮叮……铃声响起,厉泽浚飞快跑进教室,已经上课,看着老师恶狠狠的表情,走进教室那几步仿佛比十万八千里还要漫长,第一节课是刚换来教他们班的王丽,对泽浚来说她是个很凶的老师,泽浚很怕,他慢慢将身体摞进去,然后胆怯的喊了声报告,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王老师并没有对他说什么,不过那恶狠狠的表情始终挂在她的脸上,看上去很狰狞,他匆匆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心中的紧张也慢慢释放了,他心想以后再也不敢懒睡了……

  在黄昏美丽而微弱的阳光照射下,大树的每片叶子随风激烈地抖动,就像一群跳着拉丁舞的姑娘,处处向人们展现自己精湛的舞姿。已是下午5点了,商校的学生们纷纷冲往食堂,这个这个学校农村的很多,都选择住校,拉着男友的手,女生感到内心无比温暖,“累了么?我来背你吧。”雷淳向旁边看上去打扮成熟的女生殷情道,她看了看周围故做害羞的将两只手放在男生的背上,男生身体一起将她背了起来,一个讨厌的女生在旁边看着,心想“刚进中专还没几个月,就有男友了,怎么这么会钩男生啊,”女孩在男生背上用眼睛憋了下旁边那个怀有嫉妒之心的女生,其实她们是同班同学,只是互相作对,为了让她羡慕自己,因此故意把男友和她的亲密样子展现出来,雷淳将她背出学校直到她她奶奶家,这是男生第一次去,敲了下门,奶奶把门打开,“呀,是小盈啊,我的小闺女”奶奶又看了下旁边的男生问陈盈他是谁,陈盈说,“是我班里的一个同学,”不过奶奶心中感觉似乎关系不那么简单吧,才15岁多的姑娘怎么就谈恋爱,她怀疑是早恋,雷淳看陈盈进了门就走了,尽管陈盈奶奶叫他多坐会儿。雷淳走了后,陈盈的奶奶对她说以后她不要和男孩那么频繁接触,陈盈似乎从中听出了什么不耐烦的说“都说了是普通同学了,真是多管闲事,”奶奶拿她也没办法,自从初中毕业到花果园商校读书,由于她的母亲不想过多管她,而且花香村离学校也近,陈盈就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晚上她的陈紫寒夜去吃饭了,一直以来她和自己孩子都是在陈盈奶奶家吃饭,放好菜后,大家一起坐下,这时门响了,泽浚放学直接到了外婆家,大家开始晚餐了,那段时间每天的生活几乎如此。

  早晨的空气非常清新,可是泽浚却异常紧张,自从初三以来,为了中考的那30分体育每天早晨和放学的时候都要跑步,台阶训练,泽浚选了4*10米接力还有足球,这是他最苦的时期,不过为了考上一所好的高中,大家都拼尽全力争取达到好的分数,不仅如此没周都还有周考,成为七中学生后也就要服从那的规矩,以更高水准要求自己。

  下午,经过魔鬼似训练,泽浚已经感到筋疲力尽。张秀珍在同学们跑步做运动的时候更张显了自己的威性,大家都很怕她。总算结束了一天痛苦的生活后,拖着疲惫的身躯泽浚回到了家,躺在自己的卧室里,现在他只想休息。

  这时门吱吱地响了,一个黑黑的头伸进他的卧室,刚从床的另一面转身的泽浚被吓了一跳,当看清后,他平静了下来,轻轻喊道:"点点,乖,过来,"摇了几下尾巴后,点点冲进房间,泽浚抚摸着这只陪伴自己将近四年的可爱的小狗,四年来,他不知遇到多少麻烦,多少压力,有来自生活,也有来自学习。他是多么不想去上课,不想踏进学校半步,手抚摸着点点,床上神情凝重的泽浚的脑海里涌入很多过去的画面,那是初一升学的日子,他始终不肯离开家,任凭母亲怎么安慰,怎么解释,对于自闭那么多年的他来说,要跨出这个门槛接触陌生的人是多么不易的事啊,他已经深刻感受到生活正在逼迫人们,他何尝不想呆在家里过着平静的生活,他很排斥外人,他也何尝不想一个人安静生活,没有任何压力,可是学习是每个人必须的,就像苦药,自己再难受,再排斥,他必须得咽下去。在犹豫中他打开了大门,妈妈鼓励他没事的,他还是站在楼道上不肯下去,直到最后害怕妈妈生气又没办法还是紧张不情愿地走下了楼……。对于泽浚来说这就是他心里的阴暗处,仍然躺在床上,他调整了自己原本激动伤心的情绪,一下又豁然开朗起来,内心暗自道:"一切都过去了,在经历重重考验,面对学校同学老师,军训,工训这一系列困难后,自己已经把学习生活当作固定的事,自己也麻木,反正就过两点一线的生活。也许像自己那么内向的一个另类的样子,身边的同学会经常问他是否孤独,他心里很矛盾,他不希望别人打扰他的生活,他心甘情愿孤独,不过有时自己也非常矛盾,也能体会孤独是那么令人畏惧……泽浚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吃饭,卧室外异常的安静,穿上外衣后,和往常一样,他要去外婆家吃饭,点点跟着他一蹦一跳,抚摸了下可爱的狗狗后他用眼睛憋了眼房间,轻轻关上大门向楼道走下……

  傍晚十分,商场都准备关门,唯独旁边的网吧还沉浸于热闹中。"该死,怎么不回我啊,"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聊着Q的陈盈不满道,片刻后,QQ列表上一个名叫"彪马王子"的头像闪动着,陈盈没多想迫不及待地点开查看,"还记得我么?我始终无法忘记你,抽个时间见个面吧,想你了,明晚九点我在大十字天桥等你。"觉得有些不对劲的陈盈这下才仔细看发信息的人,竟然不是雷淳,不过这Q昵称很眼熟,还在疑惑中的陈盈将视线又移到电脑桌面右下角,她心里很复杂自言自语道"怎么又闪了,一看这次头像是雷淳的,心里平和了许多。"你在哪家网吧,我马上过来。"把网吧名称告诉男友后,陈盈又陷入沉思,渐渐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是他,他怎么那么久了现在又来和我说话?不是已经绝交了么"。一身帅气装扮的雷淳很快到了网吧,看着陈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惊讶的问道"在想什么啊,你Q里人好多呀,"看着屏幕,他正要点开Q列表里"曾经记忆"那一栏时,陈盈打断了雷淳,"我头好痛,可能是着凉了,唉!我想回家。""好,那我们走吧,雷淳把本来要打开的列表分组关掉,两人离开了网吧,陈盈内心总算安定下来,心想自己总算是躲过一劫,不然自己可能会失去帅气的雷淳,不过那个人的样子一直在他脑海里滚动,她决定作出了断,自己爱的是雷淳,于是她自己决定第二天去见那个人。

  ************************************************************************

  天空万里无云,一棵棵小树沿着湖边的马路整齐地排列,马路非常的清爽,几乎是一尘不染,给人一种很美的感觉,对于惠州这样一个海洋性气候城市来说,每条马路都是很干净的,阳光照在红衣男孩身上,让他变得格外显眼,在墨镜女人给他拍完第三张照片后,他满意的笑了下,心想是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要留下一点纪念。不过看着惠州迷人的西湖,那么白皙的马路,他依然不舍。他的遗憾是自己可能没有机会看到广东海峡了,不过自己也还年轻,现在又何必在乎呢?想了想,他为自己的担心感到可笑,的确,这里给自己带来过开心也带来过伤痛,不过看着那坐落在山上笔直的高塔,在望着清澈透凉的湖水,红衣男孩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从街上回到房间,红衣男孩坐在桌上将粉红花笔记本剩余的东西写完,装进了旅行包中,后天就将离开这座美丽的城市,他恨不得再多看看这里的景色……

  ************************************************************************

  太阳渐渐落下,预示黄昏的来临,接到电话的泽浚对紫寒说"妈,今天,爸要回来吃饭,"紫寒笑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又不早打电话来",厉伟是个很不喜欢和家人在一起的人,经常和公司的人出去吃饭,很少回家,家就像他的旅店,只是回来睡觉,因此泽浚和爸爸的关系很淡,厉伟也曾说过恨不得离开这个家,泽浚泽不想看到他。他多半和紫寒在一起。一个学期就在忙碌中度过,在这期间里泽浚不知流过多少泪水,因为自己娇气的性格,每次体育训练给他打击很大,经常被张秀珍吼,他恨不得从地缝钻进去,不过从另一方面,自己也是顽强的,面对这么多的压力,自己挺了过来,这是很不容易的,接下来就要面临中考,读了这些年就为这一天,再苦再累也值,初三的下学期是泽浚三年生活里最短暂的一个学期,不过每天都很辛苦,要面对周考和紧张的体育训练,这些都为中考做准备,他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只要自己付出过努力,中考考得怎样自己都问心无愧,当然,作为一个好学生泽浚很不喜欢害怕自己考差,每次周考,只要考差了,他都会躲在屋里哭泣,在很多人眼里他都是一个乖孩子,包括老师同学,因此他压力更大,很怕自己考差,初三的压力是难以表达的。

  车辆在十字路口穿梭,就像人的血管错综复杂,言彪手中拿了把玫瑰,两手背在身后站在天桥底下等待着,站了好久,始终那个人未出现,看到不远处车站,一辆五路公交车停下,一个穿着淡黄上衣,黑色短裙的女生走下来,头上还别了一枚桃心发夹,看上去可爱而浪漫,言彪渐渐看到目标逼近,内心说不出的开心,女孩走到桥下,抬起头看着他,再也没有以前的暧昧,仿佛再看一个陌生人,言彪首先开口打断了这种沉默。"有将近两年没见了,过得还好吧?""不用你操心,我过得很好,也找到爱我的人了"。陈盈用很轻淡的语气道,"是吗,可是我后来想了很久,我仍然忘不了你,我依然爱你,当初我们应该好好珍惜,现在我好难受,"陈盈的语气渐渐加重,带有愤怒的情绪道:"我说过我们不合适,现在这个男孩对我很好,至少我很爱他,我今天来这就是为了做一个了断的,""不要啊,盈盈,我不信那小子比我好"。说着他把身后的花放在前面,"这是我送给你的",陈盈接过花将其狠狠砸在地上说"我们结束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再见,"说完她便叫来一辆出租车坐进去,车很快就开走了,任言彪怎么也追不上,回到家她将言彪手机号删除,并决定永远忘掉他她坚定现在要全心全意爱雷淳,她用锐利的眼神望着窗外弯弯的月亮,想着和雷淳爱情的点滴,慢慢陶醉于其中……

  2005年6月10日清晨,在阳光的洗礼下,大树草地都仿佛在欢笑,鸟儿向另一方迁移,预示着新的一段生活即将来临。看着这熟悉的学校,操场依然还是那样宽敞,教学楼依然那样高大耸立在校园。三年的初中生活结束了,泽浚一个人在学校漫步,走出这个校门后他就不再是贵阳七中的学生了,慢慢地走着,他内心感觉竟然有些不舍。以前对这个环境的憎恨在此时都神奇般地化为泡影。想着从进四中的那天到从那来到七中再到毕业这天,一切仿佛像是昨天发生似的。如果说上一周的中考能比作瀑布那样激烈紧张,那此时即将离开这所学校的心情就如同被风刮过的湖面,平静而又泛起波浪。复杂而矛盾的泽浚有一种依依不舍,同时还有一种恐惧,一种对未知未来的不确定……

  是的,结束了,一切都暂时结束了,想着自己去军训,被同学欺负,经历体育训练的重压还有中考最后考试成绩的不理想,泽浚现在仍是心有余悸,不过对于自己最终还是挺过来的坚强,他也感到对自己有种微微的自豪感。此时,他的心情难以言表。还没来得急从回忆中醒过来,一只脚已踏出校门,阳光洒在泽浚脸上,他感受到了夏天阳光的毒辣炙热。出了校门后,他顺着广场一直走到六广门体育馆,看着远处的体育场多么的宽敞,他的内心豁然开朗。

  夏天各个游泳点都挤满了人,如同下水饺,大家争着下水,从男生手里接过游泳圈,女生慢慢下了水,接着,男生帅气的一下跳入水中,啪,一声,"你不知道轻点呀,真是的。"周围的人抱怨道,游到女生旁边男生开口道"盈,你,还适应吧。""恩……"陈盈回答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自信。雷纯看了下她转移了话题,"你表弟很可爱啊,但是怎么就不说话啊,"陈盈眼睛看着远处道"他就是这样,再说那天晚上逛夜市的人也很多啊,他不喜欢那种环境。"一会儿的功夫,雷纯就游了很远一段距离,"臭小子,等等我啊"脸都气红的陈盈直接停在旁边,停止了游动。所有人的欢笑声给游泳池增添了欢快的色彩……

  ************************************************************************

  脱下印有"东方牛仔"字样的红外衣,泽浚换了身灰白的上衣,将那件在惠州一直穿的红衣放进旅行箱,下午五点就将乘坐返回贵阳的飞机,陈紫寒也在收拾着,看着自己在广东买的那副墨镜格外地珍惜。下午4点阿昌就开着车子将三人送往飞机场,下车后,仍然还扎着根辫子的陈盈就忙去买水喝,和表舅阿昌告别后他们坐在等候室等候返回航班的来临,此时的泽浚的内心除了对广东的恋恋不舍,还有种想念家乡贵阳的心情,半小时过去了飞机降落了,三人走向通往飞机入口的通道,泽浚从衣兜里摸出那本美丽的花笔记本,看了看又将其随便揣了进去,就在上飞机的那一刻,他们都在忙着搬动行礼,那本粉色花笔记本掉在通道的地上,泽浚丝毫没有察觉,随着紫寒陈盈上了飞机,没有人发现这个笔记本,飞机启动了,当飞机起飞那一刻,笔记本封面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页页地被吹开,飞机已远离机场,那本神秘的粉色笔记本在风的驱动力下打开将其定格在了第一页……

  ^^^^^^^^^^^^^^^^^^^^^^^^^^^^^^^^^^^^^^^^^^^^^^^^

  广东之行

  1月20日多云

  今天,我和妈妈,表姐提着大包小包地来到龙洞堡机场,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我内心非常激动,而且妈妈给我买的这件好看的红衣服穿起来也是那么地舒服,我们在机场等了好久,肚子都饿了,我们是早上的飞机,走进飞机那一刻我内心好兴奋,一个飞机原来有那么大,座位好多啊,我们三个买的是前三个位置,坐下后,慢慢飞机上乘客也到齐了,我坐的正好是靠着机窗的座位,今天早上云好厚,根本没有半点阳光,当飞机起飞时我感觉头有些晕,这时,空姐告诉我们在飞机起飞降落时要堵住耳朵,当飞机升到一定高度,一切都平衡了,不过我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介绍完空中注意事项后,飞机舱内一片沉默,很安静,强大的气流声在我耳边格外明显。我朝飞机小船外看,哇,朵朵白云,就像是我经常吃的棉花糖,飞机穿破云层后太阳完全没了遮挡,很刺眼。过了会,表姐也想看美丽的景象,于是我们换了位置,大家轮流欣赏。飞机上的中餐还不错,就是味道单一了些,2小时过去后,我从飞机上看到了海,是珠海,很壮观,看来这预示着这会我来广东的选择没错,当飞机着陆那刻,我眼睛有点冲血,下飞机后表舅开车接我们回去,我和我妈妈在他家已给房间住下,我一觉就睡到吃饭时,我们在一家餐馆进行晚餐…

  1月23日多云

  今天我们游玩了惠州的滨江公园,游乐场人很多,我去坐太空船,很刺激,我表姐胆子好小,叫个不停,我和妈妈一直笑话他,这天是很开心的一天……

  2月3日阴

  今天是大年初三,惠州街上频繁听到炮声,我们去了好几个亲戚家拜年,其中大舅婆家最有钱,家里专修的好看,大舅公是个海军,高大帅气,差不多70岁了,之后令我惊奇的是大舅婆的母亲仍然在,96岁,其实他们是从北方到广东的,我们喊她姥姥,她说话已经不清楚了,我不太听得懂,不过可以看出她恨欢迎我们。最后我们停在了三舅婆家,她家是两层,广东和我们贵州不同,他们喜欢住自己的一整栋房子,不像我们只是某个单元某个房间。这天大人们玩麻将通宵,我一直没睡,三舅婆家有个孙子年龄很小,我和表姐不停逗她,本来压抑的内心得到点释放,不过他家人实在太多,我感到很烦……

  2月5日晴

  今天是我最愁恨的日子,我在表舅家屋顶放刮炮被他儿子发现,他骂了我一顿,我这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男生骂我,于是便冲动下,跑下楼,在房间里把门反锁一个人哭泣,妈妈看我有些奇怪,喊了下我,姐姐敲门怎么都没回应,最后我还是开了门,我把经过说给姐姐听,这时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告诉我,这几个广东的男孩早就对我有成见,他们都问我姐是否我不正常,我听了后特别伤心,我恨这些男生,他们竟然把我当作异类,其实那时我就隐约感受到我对同情有那么些暧昧,所以我不能容忍同性对我不好,我会难过的,真是倒霉的一天,天杀的……

  2月7日晴

  今天是初七我们走完亲戚家后就去逛惠州超市,我买了一份拼图,回去后我看了下真美啊,这天我们还去了几个比较不常去的街道,我想惠州一尘不染的马路将给我留下美好的记忆……

  2月16日多云

  我们整理完行李后,下午4点吃完饭后就到了飞机场,送我们的除了表舅,还有小姨夫,长得很帅,我当时拼图拿不下,他帮我拿,我感觉那时像受到帅哥的恩惠一样,内心偷乐着,我们和亲戚告别后,晚上登机,这次我感到自己很幸福来去在飞机上分别看到了昼夜景象,哈哈。我们和亲戚告别后,晚上登机,这次我感到自己很幸福来去在飞机上都将看到了昼夜不同景象,哈哈……

  ^^^^^^^^^^^^^^^^^^^^^^^^^^^^^^^^^^^^^^^^^^^^^^^^^^^

  笔记本日期的终止在上飞机这天,一阵夜晚一阵强风刮过,笔记本飞走了,不知飞到哪个角落……

  这一段广东之旅发生在初二冬季……

  一阵激烈的电话声让泽竣从回忆里苏醒过来,接到电话,原来是陈丽打过来的,她告诉泽浚自己考了540分,泽浚为她感到高兴的同时又产生一种对自己的失望还有自卑,自己才考507分,重点高中就甭想了。中考后泽浚将迎来最长假期,不过在家呆着也很无聊,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可爱的点儿,泽浚用手轻轻抚摸着她,又陷入回忆,虽然已经毕业,不过自己的初中生活就像昨天的事,这时他脑海里浮现出初中自己班上的一个帅哥邵炜,虽然只有初一和他接触得最多,而且只是少有和他在一起,但泽浚对他一直存有暧昧,由于一次偶然在车站遇见,让他们知道他们是坐同一路公交车,因此他们常常下午放学一起走,不过帅哥只是把他当成同学看待。泽浚一开始很不喜欢和男生走的,后来慢慢适应了他,并且后来被他的帅气他的一丝坏坏的感觉还有他的微笑所打动,泽浚其实内心暗自想每天都喝他一路回家,可是自己的自闭的内心总是放不开,每次都是邵炜主动喊他的,泽浚只能心底里暗自期望他主动喊他陪伴他去等车,可是到了初二,渐渐地,邵炜找到新的伙伴了,他几乎不再喊泽浚和他一起走了,泽浚心里感到隐隐的悲伤,他一直忘不了他的长相,泽浚回忆当时自己熬夜通宵用素描画帅哥,想到自己的痴情,其实那帅哥的脸型嘴型都类似邵炜的,想到这里他感到自己的那时的行为有些可笑。

  夜晚,一颗嘹亮的启明星挂在空中,泽浚沉浸在情窦初开的感觉,不过自己喜欢的是同性,泽浚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停止对美好事物的幻想,也许他怎么也不会料到未来还会有人会占据他的脑海甚至让他每时每刻的思念。

  那么未来的那个他会是谁呢?泽浚的未来将会怎样呢?他的下一段故事将如何开启?尽请关注《寂寞难耐Ⅲ(逍遥叹)》

  全书完结

TAG: 烦恼 青春
顶:3 踩:4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1.09 (2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5 (17次打分)
【已经有19人表态】
3票
感动 感动
5票
路过 路过
1票
高兴 高兴
1票
难过 难过
2票
搞笑 搞笑
4票
愤怒 愤怒
1票
无聊 无聊
2票
同情 同情
  • 上一篇:把借口打碎
  • 下一篇:回忆-初遇
  •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江西吉安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吉安微搏

    网络资源